秸秆婴灵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故事大全 - 秸秆婴灵

2021-07-20 09:09:52 阅读 :

乌鸦那带着哭丧的叫声,到处荒草凄凄一片荒凉,旁晚的天边还挂着几抹红云。

一个长约一尺的浑身紫青的婴童被包围在熊熊烈火之中。在噼里啪啦的秸秆炸裂中婴童被烧的面目全非,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小节黑黑的木炭,只能看出小小头骨上两个空洞洞的黑窟窿。

这是一个死了的婴童,看样子也就是刚刚出世就死去了。家里人用最原始的方法火炼了他。

他太小了,刚刚投胎转世就遭此厄运,他的魂魄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不知怎样躲藏才能避开那熊熊的烈火,贪恋着他小小的尸身不肯离去。

没办法他蜷缩在那捆用来炼狱他肉身的秸秆里,秸秆烧起来了,他惊恐的往秸秆里面拼命的钻。

还好终于被他找到一小节避风港,一小节比较潮湿的秸秆节骨让他的魂魄得以有了藏身之地。

他躲在里面,直到烈火燃烧殆尽,风吹散了死灰,婴童的魂魄探出头来一看,自己的身躯已经不复存在了,没办法,婴孩又缩回了秸秆里睡着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个荒无人烟的野地里,婴童魂魄一直沉睡着。

一晃时间由清朝的雍正年间就到了乾隆年间。当年的婴童尸体早已经化作了尘土不复存在了,可是婴童的魂魄依然沉睡着。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沉睡中的婴童魂魄沐浴着风沙四季,日月轮转。

也不知过了多少年,婴童魂魄苏醒了,他竟然发现自己有了身体,有了五官,有了四肢,不再是那个虚无缥缈的一缕烟魂了。

他惊呆了,试着蹦了几下,一切竟然都是真实的存在着。

婴童试着再幻化成烟,真的就变回了一缕轻烟。他似乎变得好聪明,似乎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了。

他竟然在一小节秸秆里吸取日月精华得道成妖了……

婴童快乐的在树林里尽情的跳跃着玩耍着。玩耍够了,厌倦了,他茫然了,不知自己将要去何方?

他感到了饥饿,自己应该吃什么呢?不知道,但是有一样是知道的,他的大脑里传来了那种对血腥味道的渴望。

他化作轻烟四处寻觅着,飘过树林,飘过荒野,他来到了一个小城镇上。

在城镇里人群中婴童苦苦寻觅着,忽然,一个让他异常兴奋的味道刺激了他的味觉。

他一看,那个刺激他味觉的味道是来自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他迫不及待的顺着女人的肚脐眼就钻了进去,一个蜷缩弯曲的婴童正拖着长长的脐带在水里游荡着。

就是他了,婴童张开大嘴试着咬了一口,哇!婴童感觉味道鲜美无比,不管三七二十一,婴童是饱饱的美餐了一顿。

吃饱了,打着饱嗝,婴童感觉眼皮子在打架,额!这里好舒服,怪不得刚才那小孩睡的那么美呢,那我也在这里睡一觉吧。

婴童睡着了,女人肚子里的水随着走动晃来晃去,就好比一张悠悠床,婴童从来就没这么满足过,美美的睡过去了。

睡醒了就接着吃,吃完了再接着睡。就这样几天功夫,女人肚子里那未出世的孩子活活的被婴童吃掉了。

没得吃了,婴童又饿了,不行再出去找吃的去。

婴童又幻化成一缕轻烟飞来绕去在人群中寻找起来,婴童飘到一家宅院里,又找到了一个大肚子的妇女。

哈哈····又有的吃了,婴童和上次一样,又从女人肚脐眼钻进去一顿饱餐。

如此这样,婴童明白了,自己喜欢吃的竟然是女人肚子里未出生的孩童,时间长了竟然明白了要找多大肚子的女人,肚子里多大的孩童才更好吃。

婴童变得越来越邪恶了,他把整个镇子上所有怀有身孕的女人家里都留下了自己的记号,有时候要出生的太多吃不过来就使用妖术让女人肚子里的胎儿停止生长来满足供给自己的食欲。

镇子里出了天大的怪事了,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好好的一个孕妇,肚子里好好的孩子,到了快要足月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没了!

女人的肚子也瘪回去了,孩子呢?没了。

一个,两个,三个,接二连三的孕妇丢失孩子的案件是一件一件的堆积在县丞的桌子上。

查,坚决查,这个县丞姓李名显素来也是个为民办事的主。一拍桌子,一定要找出真凶,这还了得,这关系到一方百姓的民生大计,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可是这查来查去,愣是一点线索没有,这些在肚子里就把孩子弄丢了的妇女,总口一词,都说不知道怎么好好的孩子就没了。

这期间,更有一些摊上恶婆婆恶丈夫的妇女因为说不清孩子弄哪里去了,不堪忍受殴打屈辱自尽的接二连三的发生。

一时间是民怨沸腾,怀着孩子的家庭和女人惶惶不可终日。

这李显的桌子上的案子是一件接着一件,慢点呢三四天一起,快点呢两三天一宗。

把个李显愁的啊是夜不安寝食不甘味,夜已经很深了,李显还在书房里走来走去不得这些案例的要领。

这在人肚子里的东西他怎么就会丢了呢?他怎么就会丢了呢?嘴里不停念叨着,搅破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有点冷,李显显然有点哆嗦了,一件披风披在了李显的肩上。

是夫人,李显夫人看着丈夫这一段为了办案子日渐消瘦的脸庞,心疼的拉住夫君的手说:“官人,这一段发生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不是我做妇人的多嘴,只是看着官人如此操劳觉得心疼,我觉得这些案件根本就不可能是人能做出来的”。

“你,你说什么?”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显激动的抓住夫人的手,“你在说一遍,说下去”。

妇人缩手不跌,“夫君你抓疼我了”,李显赶忙撒开了手“夫人,你接着说下去”。

“你看啊,所有的妇女都不知道怎么丢的孩子,妇女肚子和身上又一点伤痕也没有,也没有因为这个送命的,那什么人能在没有伤痕的情况下把孩子偷走呢?再者说了,那未出世的没足月的孩子偷来又有什么用呢?所以为妻以为,根本就不是偷孩子,而是孩子在妇女肚子里就被吃掉了”,夫人揉着手腕说道。

“对啊,我说怎么想也想不通呢?夫人说的太有道理了,那会是什么妖魔鬼怪呢?”李显陷入了沉思。

“这个就需要官人去猜度了,官人如果听我一句,不如把这里发生的怪异情况早日上报府尹,一来呢如果真是妖物所为,可以早日请府尹定夺,以减免更多的妇女受害。二来呢,官人也可以不必这么费神劳累到最后恐怕还会落下个劳而无功,倒是有过的下场,不知为妻说的对不对,请官人三思“。

“我的好夫人,你说的太对了,使我茅塞顿开,我明日就上报府尹来彻查此案”。李显抱起夫人回房睡觉去了,他需要好好的睡上一大觉了。

镇子上的悲剧还在继续,婴童还在做着他该做的事。

吃饱了睡觉,睡饱了再继续吃,烦闷了就跑出来到处飘到处玩耍,日子过的那是一个逍遥。

人们说的话他不是不懂。人们对他的恨他也明白,可那些关他什么事呢?他无意修成了妖,上天赐给了他七窍却没赐给他情感,他根本就不懂人们为什么谩骂,伤心,哭泣……

第二天一早,这李显就休书一封,把自己认为不是人为的根据也写了进去,请求火速支援,另外把案例拿出几个裱装好公文派快马火速传递给府尹。

府尹接到李显公文一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敢怠慢,火速收拾行囊带领师爷车马劳顿,马不停蹄的就赶到镇上。

也是赶巧了,府尹前脚刚到,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歇歇脚呢,后脚就有人来报案来了。

原来苦主的女儿嫁到了镇上一扬姓人家,这一阵子孕妇频频丢孩子,这苦主的女儿刚好也怀孕七个多月了。

全家人是眼丁丁的看着,就怕孩子和那些妇女一样弄丢了。可怕啥就来啥,你说这眼丁丁的看着,可今早一觉醒来这女儿的肚子它还是憋下去了。

做婆婆的不免埋怨了几句,话语也是说得重了些,这女儿一时想不开上吊死了。

听了苦主的陈述,府尹也顾不得休息,一起和李显就来到了案发现场。

一片悲悲切切的哭声,妇女已经被放下来躺在床上,正在等官府的仵作来勘验。

一番勘验下来证实确实是上吊自杀而死,可是在妇女身上还是找不到孩子是怎么丢的。

不行,要想揭开谜底,必须要剖腹验尸。看看妇女丢孩子的腹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好说歹说征得苦主一家人同意,验尸开始了。

打开妇女腹腔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孩子不是丢了,是被吃掉了。

腹腔里到处是血迹,还有孩子的残肉断肢。谜底揭开了,不是人力所能为的,府尹看了一眼李显,赞许的点了点头,“兄台猜测的很对,应该是妖邪所为”。

回到府衙,几个人一商议,一致认为必须得找一个得道的高僧方可破解此案。

府尹的师爷向府尹推荐了一人,此人就是京城东黄寺的主持了然大师,想要破解此案,非了然大师莫属。

事不迟疑,府尹立刻休书一封,把前前后后以及解剖妇女腹中所见都一一写的明白,派手下得力捕快快马加鞭火速去请了然大师。

京城离此地将近五百多里的路程,等半月之后了然大师来到的时候,算起来镇子上已经有二十几个孕妇遭了毒手了。

阿弥陀佛,事情我已知晓,来的路上我已经占得一卦,卦象显示是一个蜷缩秸秆吸取日月精华成精的婴童所为。

我现在已经感受到他的存在了,要想降住此妖必须要找到他当初栖身的那一节骨秸秆才行。

“那大师我们上哪里去找那一节骨秸秆呢”?府尹焦急的问道。

“好找,最初案发地是这里,这就说明婴童成妖的地方就在这左右不远的地方,明日我自有办法”,了然大师胸有成竹的笑了笑。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放亮,大师就叫醒众人出发了。

只见大师手里拿了一个圆圆的薄薄的罗盘,看着罗盘的指针向前行走。

走出镇子东南方向大概有十几里的路程来到一片荒凉的树林里,在一颗大树下,一节骨程亮程亮的已经石化了的秸秆模样的东西被大师拿在了手里。

‘我们可以回去了,救人如救火,马上随我去收服婴童,“大师边走边说到。

“大师找到了?就是这个东西?”大师点点头,再不做声,一行人急匆匆的往回赶。

日当正午,一行人回到了镇上。大师看了看手中的罗盘,快速的向镇子南边的一户人家赶去。

敲开那家的门户,大师直接直奔里屋而去。屋子里一个孕妇正在床边做着针线活,床上摆放着小孩的衣服鞋子,看样子正在给未出世的孩子做衣裳。

来人,把她按住,几个捕快上前不由分说把孕妇按倒在床上。

孕妇家人疯了似的往屋子里边闯,没时间解释了,直接挡在外面就是了。

大师拿出一张黄纸画的符撩开孕妇的衣服直接就贴在了孕妇的肚子上,孕妇肚子里哇哇的传来一阵孩童的哭声。

大师拿出那段秸秆大声喊道“孽童,还不给我出来”。说着把秸秆向上一扔。

秸秆打着转在孕妇的肚皮上飞旋着,大师双手合十嘴里不停的念着咒语,随着咒语的加快,秸秆也越转越快,哇哇哇……伴随孩童的哭声,一缕轻烟缓缓的飞进秸秆里消失不见了。

大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今日是把他给收了,但是他已经成妖了,我是断然伤害不了他的,只好暂时把他带回去看看能不能度化他吧!”

“这个孕妇肚子里的孩子还好,我就是看婴童刚进入她家才会这么匆忙从事的,你和苦主解释一下吧”。

婴童被了然大师带走了,小镇又恢复了平静。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秸秆婴灵 - 故事大全
本文地址:http://www.kb54.com/gushidaquan/1687.html

相关文章

  • 阁楼的秘密

    【阁楼的秘密】简介:当易欣回过头的时候,她很清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老人院了。五年前,她刚刚大学毕业。与大部分的同学不一样,她选择了护理的工作,这与她的专业毫不相关,完完全全是基于自己的喜好。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她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不过说实话,作为一家私人养老院,这里的待遇也还算挺不错的,包吃包住,五险一金,还有定期的旅游和体检。经过几年的工作之后,她也渐渐适应了这份平静的职业。...

    2021-06-15 故事大全
  • 我国最早的女使节冯嫽

    【我国最早的女使节冯嫽】简介:一提起中国古代对外交往做出重要贡献的历史人物,人们不由得会想起玄奘、鉴真、郑和等,但也不应该忘记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女外交家 西汉的冯嫽。冯嫽,中国第一位女政治家、...

    2021-06-16 故事大全
  • 阿努比斯的天平

    【阿努比斯的天平】简介:楔子死亡如同一支大军,将他重重围住——他惊恐地睁大眼睛——无处可逃。他感到自己在下沉——下沉的速度是缓慢的——然而这缓慢却更加惊心动魄—&md...

    2021-06-23 故事大全
  • 居北站台

    【居北站台】简介:012010年10月,X城。大学毕业后,黎婉婷便过上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临近10月份的X城,今天又糟糕地陷入了一片笼天罩地的雾霾之中。加班后的黎婉婷,从公司大楼出来以后,被眼前能见度低得...

    2021-07-22 故事大全
  • 才女救夫吟牛诗

    【才女救夫吟牛诗】简介:清代末年,安徽徽州府南郊有个李秀才,为人忠诚老实,苦读诗书,其妻林氏也知书达理。虽然家境贫寒,但夫妻二人勤俭持家,甘守清贫,奉公守法,从不逾矩。这年五月端午,家...

    2021-06-16 故事大全
  • 韩国恐怖小说:寄生虫

    【韩国恐怖小说:寄生虫】简介:苍蝇情节“死了?什么时候?”在时隔一年的作家聚会上,权善惠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是极具冲击性的。在她喜欢的业余作家中,最有才能的李青石突然死了。告诉她这一消息的是韩艺林。&ldquo...

    2021-08-10 故事大全
  • 廪君和盐水女神

    【廪君和盐水女神】简介:天帝伏羲生了咸鸟,咸鸟生了乘厘,乘厘生了后照,后照是西南巴国人的 始祖。又不知过了多少代,巴国出了一位非常有名的首领,他就是廪君。 廪君名叫务相,据说他的先祖是一个名叫诞的巫师。巴郡和南郡这两个 地方的少数民族,原有五大姓,就是巴氏、樊氏、晖...

    2021-06-16 故事大全
  • 恐怖故事之异物

    【恐怖故事之异物】简介:楔子那天我和简诡在黄泉酒吧喝酒,简诡是一个特殊的异数画家,当他感受到灵体存在的时候,他的右手就会有强烈的创作冲动,并画出一些诡异得连他自己都看不懂的画作。据我所知,像简诡这样的异数还有...

    2021-07-31 故事大全
  • 树上有张脸

    【树上有张脸】简介:“你很喜欢在QQ上聊天,我也是。这勉强算是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吧。”“我们之间,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共同点,慢慢你就会发现的。”“你不会也是个女生吧?莫非这就是你所说的...

    2021-06-16 故事大全
  • 名画的秘密

    【名画的秘密】简介:1940年8月,法国巴黎郊区某教堂。在反皇派极端主义者的连续进攻下,闻名全国的帝都早已硝烟各起,死亡、尸体,还有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像上帝降下的怒火一样,瞬间便吞噬了这座百年老城。周围都是战乱后留下的断壁残垣,求饶声和喊杀声弥漫在空气中。在教堂的外面,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包围了过来,在领头者的一声令下,他们举起了步枪,向着摇摇欲坠的教堂走去。...

    2021-06-16 故事大全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