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它解脱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校园鬼故事 - 帮它解脱

2021-06-15 23:58:34 阅读 :

它要找妹妹

最近,寝室的姐妹们都在讨论学校附近那个闹鬼房子的传说。虽然她们说得邪乎其邪,可我就是不信。于是,众姐妹我和打赌,说我若敢在那个闹鬼的房子里住一晚,就给我一千块钱。

我觉得这钱太好赚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在众姐妹的一翻筹划下,我于今晚走进了这个闹鬼的房子里。

我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儿,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去卧室里看书。看着看着,我突然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离床不远的地板迅速地破裂开来,一个“人”从裂缝中摇晃着身体钻了出来。

那个“人”整个脑袋都被挤爆了,上面布满横七竖八的裂缝,血和脑浆顺着裂缝流出来,将一头长发染成了红白相间的颜色。它浑身的骨头像是都断了,不少断骨刺穿皮肤裸露出来,四肢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

原来这里真的有鬼!我顿时吓得直冒冷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那个女鬼扑过来抱住了我,怪腔怪调地嘁道:“妹妹,妹妹……”

“我不是你妹妹,快放开我!”我急得大喊,使劲儿想把女鬼推开。

女鬼听了我的话,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不是我妹妹?那你帮我找我妹妹,不然我掐死你!”

我为了活命,只能答应帮它找妹妹。

女鬼这才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剧烈地咳嗽了一会儿,直到气喘匀了才问女鬼:“你妹妹叫什么,多大了,长什么样,怎么不见的?”

女鬼想了想,突然捂着脑袋痛苦地说:“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你什么都不记得,我怎么帮你找妹妹?”我说。

“我不管,你要帮我找妹妹,不然你就下来当我妹妹!”女鬼蛮不讲理地说。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了想又问:“那你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死”字好像刺激了女鬼,让它想起了什么。接着,它没头没尾、断断续续地讲述起来:

我来找妹妹,和妹妹去玩儿……那晚,我们经过一个阴暗的十字路口,有一辆大货车朝我撞来,我躲开了,她被撞倒了。她被轧在大货车的车轮下,凄厉地惨叫着,伸着手向我求救:“拉我出来,拉我出来……”

那辆大货车那么重,我怎么可能将她拉出来?恐惧之下,我便逃离了现场。妹妹当然死了,没想到从那晚之后,她就缠上了我。

我走在街上,她会突然从下水道的井口里钻出来,抓住我的脚踝;我在学校里上课,她会从课桌里钻出来;我在家里冼菜时,她会从水龙头里钻出来;我照镜子时,她会从镜子里钻出来;我上厕所时,她会从马桶里钻出来;我睡觉时,她也会从床底下钻出来……

每一次,她都会对我说:“拉我出来,拉我出来……”

可我始终不敢去拉她,最后她生气了,恶狠狠地说:“既然你不肯拉我出来,那我就拉你下来吧!”于是,她抓住我的双脚,将我顺着地板缝儿一点儿一点儿地拉了下去……

半截身子的人

女鬼讲到里停了下来,呆滞地看着我。

“接下来怎么样了?”我忙问。

女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呢喃着“妹妹”两个字。

我在脑海里理了理女鬼的话,说:“你和你妹妹一起去玩儿,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妹妹被卷进大货车的车轮下,让你救她,可你却没有能力救她。妹妹死后对你怀有怨念,变成鬼将你害死了。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找她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女鬼被我问急了,又掐着我的脖子不停地嘶吼起来,“找妹妹,找妹妹……”

“咳咳,好,我知道你妹妹在哪儿,我马上带你去找她!”我挣扎着说。

女鬼松开我,拽着我的衣角示意我往前走。

我边走边想:女鬼说它妹妹是在一个十字路口被车撞死的,这一带经常发生事故的十字路口就是西平路口,也许可以在那里找到它妹妹的冤魂。

于是,我带着女鬼来到了西平路口。

“你妹妹可能就在这里。你是鬼,它也是鬼,你叫它出来吧。”我说。

女鬼听了我的话,立刻大声地叫了起来:“妹妹,妹妹……”

女鬼喊了半天,我才听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大半夜的,谁在这儿瞎吵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禁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马路边上躺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只有上半身,腹部以下全都没有了。一大串内脏从腹腔里掉出来摊在路上,散发着一股恶臭,惹得一大群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那场景别提有多恶心了。

我忍不住干呕起来,这时却听见那个只有半截身子的鬼怒恼地说:“谁是你妹妹呀?我可是汉子,骂人呢你?”

女鬼一看见男鬼,突然愤怒地叫了起来:“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就是你将我害死的,你还我命来!”

“怎么是我害死你的?是你害死我的才对!”男鬼也生气地叫了起来。

“是你害死我的!”女鬼声嘶力竭地喊着。

“明明是你害死我的!”男鬼和女鬼吵了起来。

我越听越觉得奇怪:女鬼先前不是说是它妹妹害死它的吗,为什么现在又说是这个男鬼害死它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真不讲理!”男鬼气得头顶直冒烟儿,一把抓住我说,“我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你来评一评理,到底是它害死我的,还是我害死它的。”男鬼不等我答应,便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我叫谭欢,本来是一名英俊潇洒、前途无量的大学生。那天晚上,我在网吧打完游戏回学校,走到西平路口时,看见一个女生迎着一辆大货车冲去,边跑边挥舞着双手大喊:“艳艳,艳艳……”

我见那辆大货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瞅着就要撞上她了,急忙跑上前去拽她。谁知我反被她推了一把,身体一个不稳摔出马路,被大货车撞倒了。

我被轧在大货车的车轮下,痛苦不堪。临死前我让她将我从车轮下拉出来,谁知她却害怕得一溜烟儿跑掉了,既不帮我报警,也不帮我叫救护车。

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冤鬼,只能呆在阴暗的地方,又孤单又难受。我便想借活人的阳气将自己从阴暗的地方拉出来,所以找上了她。谁知道无论我怎么求她,她始终不肯伸手拉我一把。我一气之下,便将她给了拉下来……

货车司机

“你说,到底是它害死我,还是我害死它的?”男鬼问我。

“这……”我犯难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同时安抚住两个鬼。

这时,女鬼突然激动地嘁了起来:“对,艳艳,大货车。我记起来了,我叫张奇,我妹妹叫张艳。艳艳在大货车里!”

“你是说撞死谭欢的那辆货车,难道张艳当时和大货车司机在一起?”我接着说,“谭欢,你能带我们去找那个货车司机吗?”

谭欢点了点头,说:“能。”

于是,谭欢带着我和张奇来到离西平路不远的江边,指了指江里说:“那个货车司机就在江里。”

“他怎么会在江里?”我疑惑地问。

“因为他将我撞死后,便一路开着大货车掉进了江里,估计是畏罪自杀吧。”谭欢说。

谭欢的话音刚落,江面突然响起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接着,一个全身浮肿、七窍里塞满了淤泥的“人”从江里冒出头来。它跳上岸来到我们的跟前,张嘴对着我们“咕噜咕噜”直叫。

“你鬼叫什么?好好说话!”谭欢生气地说道。

货车司机听了,将手伸进喉咙里拼命地抠了起来。在抠出一大串水草后,它这才开口说:“我不是畏罪自杀的!”

“那你是因为刹车失灵,导致连人带车掉进江里的吗?”我问。

“也不是,而是因为有一个女鬼要抠我的眼珠子,我看不到路,才会撞死人,掉进江里的。”大货车司机清了清嗓子,给我们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我叫成明,生前以开大货车给人送货为生。有一次我去送货,从西城旧街穿过时,突然有一个女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那个女生砸在我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将挡风玻璃都砸碎了。她的血溅了我一脸,弄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我赶紧刹住了车,伸手去抹脸上的血,结果抹下来两团肉乎乎的东西。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两颗眼珠子。我吓坏了,将那两颗眼珠子甩在抹布上,用抹布卷起来从车窗扔了出去。

我从车里跑出去,蹲在路边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想来想去,觉得那女生是自己掉下来砸在我车上的,我肯定不用负什么责任。而且我车的挡风玻璃被砸坏了,修也要不少钱,不如将她送到医院去,这样既做了好事,到时联系上她的家人,又可以问她的家人要一笔修车费。

谁承想,当我回头一看,那个女生竟然不见了。我只好莫名其妙地开着车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生死了,因为它变成鬼缠上了我,问我要回它的眼珠子。

我哪里还能找到眼珠子还给它呀?

那个女鬼生气了,要抠掉我的眼珠子。我吓得满街乱跑,却根本跑不过它。我想也许开车它就追不上我了,于是便开着大货车逃跑,谁知道它竟然钻进车里,按着我的脑袋就抠我的眼珠子。

结果我的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开到西平路,不仅撞死了这位兄弟,最后自己还连人带车掉进江里死翘翘了。

瞎鬼

“原来当时在你车里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女鬼。难道那个女鬼就是张艳?”我分析道。

“我不知道那个女鬼叫什么。”成明说。

“那,那个女鬼也跟着你掉进江里了?”我追问。

“没有,在我的车掉进江里前,那个女鬼就钻出我的车子走了。每个鬼都有自己的领域,它应该是回到它死的地方去了。”成明说。

 

我请求成明带我们去找那个女鬼。

“它们都因我而死,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成明指着谭欢和张奇说,“好的,我带你们去找那个女鬼。”

说完,它便带着我们向前走了起来。

“就是这里了,当时我的大货车就开到这个地方,那女生掉下来砸在了我的车上。”成明带我们来到西城旧街,指着当时的事故地点对我们说。

我正要说话,突然听见张奇喊了起来:“艳艳……”

我扭头朝张奇看过去,见它正往对面街跑去。我朝对面街看去,看到一个垃圾桶旁边,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鬼正弯腰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

我和成明、谭欢也跟着张奇跑到那个女鬼身后。

估计是听到了我们的声音,那个女鬼朝我们转过了身。它的脸上插满了碎玻璃,眼眶里没有眼珠子,只剩下两个黑洞。

“艳艳,是你吗?”张奇满怀期待地看着那个女鬼问。

那个女鬼没好气地答道:“我不是艳艳!”

“你就是艳艳,这条裙子还是上个月你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你的呢。艳艳,没想到你记忆力比我还差,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不过没关系,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姐妹俩终于团聚了!”张奇激动得哭了起来。

“你有病吧?我说了我不是什么艳艳,我也记得我是谁,我是李娇。”李娇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失忆,给我们详细地讲起了它的故事:

我在这所城市上大学,出事的那天晚上,我来这里看望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经过一间破旧的房子时,我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女生的求救声。

我凑到门前大声问那个女生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生哭着说,她被一个坏蛋抓住并绑在了屋里,让我快砸开门锁救她出来。

我赶紧捡来一块石头去砸门锁,没想到这时那个坏蛋竟然回来了。他发现我知道了他的事情,又看清了他的模样,便要杀我灭口。

他掏出刀子扑向我,我拼命地反抗,但是打不过他,最后惨死在了他的刀下。

我死后,那个坏蛋悄悄地将我弄到这栋楼的楼顶,将我从楼顶推了下去,想伪造我是自杀的,好逃过法律的制裁。没想到我恰好掉到了一辆大货车上,破碎的玻璃刮破我的脸,还害我不见了眼珠子。

姐姐

“所以我根本就不是艳艳,只是裙子和艳艳相同而已。你们快滚,别妨碍我找眼珠子,我不想再当一个瞎鬼了!”李娇不耐烦地说道。

“那你知道当时那个被坏蛋抓住的女孩怎么样了吗?”我问。

“要不是我当时好心救她,我会被坏蛋杀死吗?我才不管她的死活呢!”李娇说,“你们沿着这条街一直走,在第一个路口左转,然后在第二个路口右转,再一直走到尽头。那里有一间孤零零的破房子,那就是那个坏蛋的家。你们自己去找吧,别在这儿烦我了!”

李娇说到这里,突然使劲儿地耸着鼻子闻了闻,说:“我闻到那个货车司机的味儿了。混蛋,你将我的眼珠子丢在哪儿了,快帮我找回来!”

“我欠你一双眼珠子,可你欠我一条命呢。要我还你眼珠子,你先还我命来!”成明说着,张牙舞爪地扑向李娇,和李娇厮打在了一起。

“别管他们,我们快去找艳艳。”张奇说着,拉起我就朝前面跑了起来。

“唉,你们等等我。”谭欢边喊边追了上来。

我和张奇、谭欢很快就找到了李娇所说的那个破房子。我推开虚掩的大门,一阵阴风立即倒灌而出,吹得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们走进屋里,这时身后的门突然“砰”地一声自动关上了。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紧张得直咽口水。

“我感觉这里不止一个鬼!”张奇说。

张奇刚说完,屋里就亮起了幽幽蓝光,接着便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怪笑声,一个奇形怪状的“人”在笑声中出现了。

那个“人”长着两颗脑袋、四只手、四只脚,身体扭得像麻花似的。它一会儿男声,一会儿又发出女声,阴阳怪气。

这个人妖鬼不会就是张奇的妹妹吧?我暗暗想道。

谁承想,这个奇形怪状的鬼看到张奇,突然喊道:“姐姐!”

团聚

我顿时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张奇也奇怪地问:“艳艳,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身体怎么和一个男人缠在了一起?”

“是这个死变态害死我的!”张艳抽泣着说起了它遇害的经过:

那天晚上,我在外面打完工,就打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回学校。我在车上只顾玩手机,没注意看路,结果被那个三轮摩托车司机载到了郊外。他将我打晕,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自己被绑在了这间屋子里,那个坏蛋还用毛巾塞住了我的嘴。

那个坏蛋说他的老婆不见了,要我给他当老婆。我不肯,他就不给我饭吃,还打我。他就这样折磨了我几天,见我变得虚弱了,这才收敛了点儿。

那天晚上,他出去买东西,我就想割断绑着我的绳子逃跑。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弄掉了塞在嘴里的毛巾,于是便大声求救。

皇天有眼,有人听见了我的喊声,开始砸门锁要救我出去。可是很快,砸锁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这时,我听见外面响起了打斗声,但是很快打斗声就停了。接着门开了,我以为自己得救了,谁知进来的却是那个坏蛋,他还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他重新塞住了我的嘴,然后将那个女孩装进麻袋里,再次锁上门出去了。

过了没多久,那个坏蛋又回来了。可能是我想逃跑的举动大大地刺激了他,他又开始打我,结果活活地将我给打死了。

张艳说到这儿,那个男鬼突然大笑起来:“她死后成了冤鬼,就反过来折磨我,活活地将我给折磨死了。谁承想,我死后也变成了鬼。它不是我的对手了,我就这样缠着它,直到天长地久。哈哈!”

“坏蛋,快放了我妹妹,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张奇愤怒地对男鬼说。

“哈哈,我已经和它融为一体了。只要我不主动离开,你想要分开我们,除非将我们俩都打得魂飞魄散!”那个男鬼冷笑着说。

“姐姐,我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再和这个死变态呆在一起。姐姐,帮帮我,让我解脱吧!”张艳哭着说。

“艳艳,你知道吗?自从你不见了,爸妈天天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我跑到这座城市,租下你当时租的房子,每天到处找你。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没想到,我们姐妹俩都成了冤鬼。你让爸妈以后怎么办呀?”张奇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听了,也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悲伤的泪水。

这时,谭欢走上前对那个男鬼说:“一个大老爷们儿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也不害臊?就因为你,一个好好的家庭被弄垮了,你就放过它们吧!”

那个鬼听了,垂着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它的身体慢慢地化成黑烟,散去了。

“姐姐!”张艳张开双臂朝张奇扑来,死死地抱住了张奇。这对命运坎坷的姐妹紧紧地抱在一起,放声痛哭起来……

 

本文标题:帮它解脱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kb54.com/xiaoyuanguigushi/477.html

上一篇:隐形的翅膀 下一篇:微故事之橡皮擦

相关文章

  • 背棺起舞

    【背棺起舞】简介:见林梦走进教室,张天璐立即端着一金鱼子寿司走了过来。“吃吧,我请客。”张天璐递给林梦一个,微笑着说。鱼子寿司十分诱人,深绿色的海苔裹着糯米,金黄色的鱼子层层叠叠铺在上面。林梦笑着接了过来,她和张天璐是闺蜜,她爱吃什么张天璐全知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帮它解脱

    【帮它解脱】简介:最近,寝室的姐妹们都在讨论学校附近那个闹鬼房子的传说。虽然她们说得邪乎其邪,可我就是不信。于是,众姐妹我和打赌,说我若敢在那个闹鬼的房子里住一晚,就给我一千块钱。我觉得这钱太好赚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爬上你的头

    【爬上你的头】简介:上完晚自习,赵敬异从教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同乡解小欣正独自站在操场上,手里拿着手机对着屏幕发呆。此时,天已经很晚了,手机的光芒给她的脸和长发镀上了一层淡绿色,看着竞有点儿诡异。“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赵敬异好奇地问了一句。...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吸魂菇

    【吸魂菇】简介:下午,王千喜和瞿勤一进宿舍就看到了摆在苏永床上的一堆蘑菇。“哪来的蘑菇?不会是苏永知道我俩没吃午饭特意为咱们准备的吧?”瞿勤拿起一个蘑菇闻了闻,这蘑菇不但个儿大,还散发出了一种特别的肉香。“那还用说,赶紧拿来煮了,我都快饿死了。”他们因为打球错过了午餐时间,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到这堆蘑菇时恨不得生吃几个。两人分工合作,王千喜洗蘑菇,瞿勤洗昨晚煮面条还没来得及清洗的电热锅。...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我的情敌是鞋子

    【我的情敌是鞋子】简介:上完晚自习,我发现一只球鞋,就在我回来的小径上。鞋七成新,就在我弯腰准备捡起来时,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汗臭味。我的左边是花坛,右边是小树林,我可不想弄脏了手,于是飞起一脚,把球鞋踢到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后,落进了右边的小树林里。...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荒废的老校区

    【荒废的老校区】简介:这是一所范围很广大学,跟这所大学有着鲜明的对比的是一所只有一墙之隔的老校区,从外表看上去已经被废弃了很久了。老校区里面杂草丛生,许多教学楼的玻璃窗户上的玻璃已经碎裂的七七八八了,几乎找不到一...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教室

    【都市怪谈之教室】简介:在民间流传一种说法是,学校多建在乱葬岗之类的地方,原因是年轻人火气旺,可以压制住强大的怨气,免于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而市第二中学,一直就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二中所在的地方,在清朝时发生过大屠杀,所以怨气很重,民国时期有个风水大师,为了防止以后发生重大事故,便建议政府在此修建了一所学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缮,发展,成为了如今的第二中学。...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画心为牢

    【画心为牢】简介:大概是在天气冷下来后,姜远才表现出了异常的一面。他仅穿一件长袖的格子衫,哪怕气温已降到了零上几度,大部分人都披上了外套,怕冷的人还会再添一件薄毛衫。姜远不怕冷吗?显然不是这样的。他一走到室外,就抱着双臂,身体瑟瑟发抖。有人问他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他就板着脸斥责别人多管闲事。渐渐地,连他最好的朋友李潮都不敢提及此事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夺命幽魂曲

    【夺命幽魂曲】简介: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拉醒,“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孙晨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好友赵晴的惊恐的声音:“她…是她…她来找我…”孙晨一下子醒了,忙问:“谁??谁来找你了?”“李静…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呜…嘟嘟嘟”还没了解清楚,电话里已传来电话的忙音。孙晨没了睡意,李静在上一个星期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辗成肉饼,她早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赵晴面前呢…...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伞落无情

    【伞落无情】简介:我始终不能理解,“黑伞”和“爱我”之间有什么联系?“李瑞,你能直接一点儿告诉我吗?”李瑞还是那副老样子,每当我问及这个问题,他就找各种借口搪塞,这次,我绝不会再被他糊弄过去。“李瑞,你整天拿着一把黑伞在学校里晃悠,你知道同学们在背后怎么笑话我吗?她们说我的男朋友整天咒我死。李瑞,你老实交代,这把黑伞是不是被下了诅咒?”我咄咄逼人地问,把李瑞口中的“爱”说成同学们口中的“害”,就是要逼他把实情说出来。其实我本身是不介意李瑞拿着把黑伞干什么的,但同学们的闲言碎语总是会不经意地传进耳朵里,时间...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